your existences

© CupricO
Powered by LOFTER

“我要衔接过去一个人的梦”

感觉账号呈停滞放空状态,想发照片发现照片传完空间就删了。于是翻了翻我喜欢的一个画手的主页,看到14年15年的记录,感叹怎么有人连碎碎念都那么可爱。而且,三年好快。
其实很想说,陌生网友在默默关注着你哦,你的画给了我很多很多治愈,我好想回到那个时候拥抱你。希望你自由地做自己想做的事。
发现我对所有人的祝愿都是自由,这也是我自己最深切的愿望啦,自由太难了,可我还是希望大家都不要被任何东西束缚。
真的感谢所有记录图画和文字的地方,感谢我喜欢的文手画手们持续不断的更新,让我获取源源不断的动力,我的确在某种程度上是依靠这些东西活着的。
(标题是最近收到的原耽里作者的特签内容^_^)

一些照片

嗯……我的寒假?

真不好意思打这个tag……明明只有真嗣,薰对我来说实在太难画了(>_<)
初衷是“想看真嗣笑”,结果好像有点病娇……
除夕快乐,新年快乐。

看定一些东西 怔住 懵然的时候,真的可以忘掉周边的环境。
不知道有没有熟人路过,也完全忘了身后的小谁,不清楚自己具体站在哪里,我只感到头顶被按下来,头发被使劲儿揉起来,在对方不间断的动作里我开始思考头发的触感该是怎样的。

惊觉自己有图发了!那么稍微进行一些上锁和搬运……

我猜只有学生喜欢雪。
看了两集三月的狮子,探头从窗帘缝望出去,我发现天不是黑的。适应了之后看到的是诡谲得带点红的颜色,又暗又淡,往下可以模糊地看见对面人家的屋顶积着一层白雪,嗯……厚度不明。而我,今天走了半天脚趾木了,现在烘着脚,就是开心!
但是望见这雪,工作族会很困扰吧……比如我爸,早起用不明机器为爱车除雪,从院子里拉长线出去,轰得很带劲。最后走得匆忙,他又不得不在出路口的时候停下开门出去,用钥匙和毛巾给冻住的车窗和后视镜解冻。出行不易,单位还可能要求出门铲雪……事儿这么多还会喜欢下雪吗

啊嗷~

很突然地回家了。
爸妈一直说要来学校看我,因为外婆住院家里人都忙所以一直也没来成。上周上课的老师说这周要出差,跟爸妈交换了一下消息,立马订下了回家的票。
可能还真的是因为爸妈请我吃螃蟹这件事太诱人,让我冲动买票的……回家后又觉得太开心了,后悔只呆了这么点儿时间。
救命啊!!!我是被绑架回校的吧!什么老师的科研项目,什么公共事件什么社会情感逻辑,什么深度报道,让我死吧!

最近撸的大头!送人的嘿嘿!感觉上色上有了一些改变,心情也变好了很多,画的都是笑脸(≧∇≦)
自十月回校以来的阴霾算是慢慢消除了!但是也因为这份阴霾沉迷原耽无法自拔,效率低很多……
好想画画画画画啊但是每天时间也不多,也没有好的想法orz

其实是九张差不多的图啦。拍不出来这个美,一种凝望地球的感觉。
宁波的晴天里,傍晚夜晚都很好看。

1/4